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部门动态

《绥中历史文化丛书 第三章 秦汉时期》

更新日期:2017-03-06 浏览次数:358 出处:管理员 作者:

    储冰窖是在夯土台上先挖出井来,然后安置陶制井圈。井的直径约1.l米,现保存深度约2米多。井的底部用带漏孔的盘状陶器铺设,盘状器由三块组成,每一块形状皆略呈三角形,且中心部位的一端边沿下卷,有一定弧度。当三块合在一起时,弧度处便形成圆形漏孔。它们分别烧制而成,铺置时对接紧密,与井圈之间也是严丝合缝。漏孔下用陶弯头连接排水管,经由地下一直通向北部的渗水井。
    渗水井的做法与沐浴间的渗水井一致,深度在三米以上,底部为砂土性质,便于污水自渗。
    这套设施极具科学性,设计合理,又讲究卫生。文献记载,古人有冬天储冰以备来年三四月份或其他节日举行祭祀大典时使用的习俗。从以上介绍中可以看出,该设施与这一活动的关系相当密切。
    储冰窖的发现,为解决碣石宫的功能及性质问题,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完善的给排水设施
    规模庞大的碣石宫内,秦始皇既要安排祭祀沐浴活动,更需要洗涤饮用,这些都离不开淡水。1999年10月,考古人员在西部沐浴间的北面发现了当时的水井,共两口。这两口水井东西并列,相关的建筑设施呈对称分布。以已发掘完的西侧水井为例,水井处建有井房。从发掘的情况看,是先建房基后挖井。基础宽2.8米,四周封闭,中间留出四米见方的空间,然后用人工挖成圆形井圹,井圹上口直径4.3米,向下逐渐内收。当深度达4米时到了基岩层。从基岩层开始,井圹周壁竖直,直径为1.5米。在井圹壁上,考古人员还发现了当时供挖井人员上下的脚窝。井圹内放置陶井圈,井圈直径1.4米,壁厚5厘米,高35厘米。井圹与井圈之间的空隙以土填充并砸实,井口地面用地面砖铺成井台。
    考古人员在挖到5米深时井内水如泉涌,最终不得不停止了发掘工作。如今井水清澈,甘甜爽口。
    与水井的供水功能同样重要的是,碣石宫的排水设施也相当完善。它采用自渗、内储、外排三种方法解决排水问题。碣石宫的院落地面均以红砂土和细海砂相间铺垫而成,因此具有很强的自渗功能。尽管如此,对于一些高台建筑和大型院落来说,仅靠地面的自渗功能还远远不能满足雨量较大时候的排水需要,因此在中心大夯土台的正北,也是碣石宫南部建筑区的中心地带,有一个南北长50余米、东西宽40余米蓄水池,经考古钻探得知,其深度比原地面低1.2米以上。
    蓄水池东、西、南三面均为周边建筑的围墙,沿围墙还有回廊迹象。北面有一个较大的夯土建筑基础,据分析有可能是亭、阁类建筑。由此可见修建此蓄水池真可谓一举两得,既解决了周围建筑的排水问题,又为碣石宫增添了一道画龙点睛作用的风景。外排水是指碣石宫边缘地区的大型院落,一般都是通过设置在院墙下的排水管将院落的雨水由城里排往城外。当雨水较小时,自渗功能发挥作用;当雨水量较大时,排水管的作用便充分发挥,优势明显。
    总之,三种类型的排水功能互为补充,构成了碣石宫内科学而又合理的排水系统。
    独具特色的建筑构件
    在碣石宫遗址的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偌大的行宫里竟然很少见到日常生活用品,所发现的大量遗物多数都是建筑构件。
    这些建筑构件主要包括两大类,一类是被放置在屋顶上用来遮挡风雨的,如筒瓦、板瓦、瓦当等;另一类是被放置于地面上的,如作为台阶的空心砖、用来铺地的地面砖等。
    板瓦的规格都较大,大者长70余厘米,宽50厘米;小者长55厘米、宽50厘米,厚度2厘米左右。筒瓦大者长约70余厘米,宽近20厘米;小者长55厘米,宽近20厘米。筒瓦、板瓦正反面多有纹饰。
    各类不同纹饰的瓦当是碣石宫遗址最富特色的遗物,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夔纹大瓦当,当面饰以一种变形的夔龙图案,呈大半圆形,最大径52厘米,高40厘米左右,发现数量较少。此类瓦当目前仅在陕西地区有发现,如秦皇陵和眉县成山宫遗址等,属秦代皇家宫殿专用无疑。其它各类小瓦当,当面直径多在20厘米左右,分圆瓦当和半瓦当两种,纹饰以卷云纹为主。卷云纹多与其它纹样组合构成不同的当面图案,如有的与贝纹组合,有的与菱格纹组合。除卷云纹外,还发现了圆形树纹瓦当。
    以上各类瓦当均体现出明显的秦代风格,但具体到细部的纹样组合特征,则又表现出了强烈的地域性。加贝卷云纹是碣石宫的主体瓦当,数量较多。云纹线条流畅而又讲究布局的平稳与统一,在其它地区少见。
    瓦当纹样和形状不同,它们在建筑中的分布位置也不同。夔纹大瓦当一般发现于宫殿屋脊部位两端和关键部位的大门两旁,圆瓦当多分布于建筑的正面部,半瓦当则位于建筑的背面或阴面。这种现象不是时代的差别,应属整个建筑的美学要求。
    空心砖一般长1.4米,宽0.3米,高0.18米左右,表面均饰以菱格纹。此构件多作踏步用,有时也用于其它设施,如用它的残件来镶散水区的边缘部位,甚至用它作大型排水管的迎水区。
    地面砖,顾名思义是用来铺设房屋地面用的。形状为长方形,有大小两种。大者长48、宽29、厚2.5厘米;小者长约27、宽20、厚2.5厘米。表面有的饰菱格纹,有的为素面。与空心砖一样,纹饰既起装饰作用,又可防滑。
    碣石之名最早见于《禹贡》,之后又见诸多个史篇。《禹贡》是《尚书》中的一篇,是战国时魏国人托名大禹的著作,共1193字,记述上古时期的地理风物。《禹贡》记载:“岛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河。”、“太行,恒山,至于碣石,入于海”。《山海经》在《北山经》中记载“碣石之山,绳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战国策》记载:“燕南有碣石雁门之饶。”《史记》在《秦始皇本纪》中记载:“始皇至碣石,使燕人卢生求羡门,高誓,刻碣石门。”在《史记》“封禅书”中记载:“二世元年,东巡碣石。”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记载:“碣,特立之石,东海有碣石山。”后来,北魏郦道元在地理著作《水经注》中记载:“碣石山在辽西临渝县南水中也。大禹凿其石,夹右而纳河。秦始皇、汉武帝皆尝登之。”今山海关附近地区,在西汉时期属辽西郡。“姜女石”的地理环境、外观形状等都与史籍所记的碣石十分近似。曹操于建安十二年(207年),在北征三郡乌桓回师的途中,曾有诗“东临碣石,以观沧海”之句,所以可以推测,“姜女石”应是秦皇汉武时期的碣石。而绥中县万家海滨姜女石秦汉行宫遗址的发现,为姜女石即为碣石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和实物资料。
    二、黑山头遗址
    黑山头遗址在石碑地西2公里的海岬上,海拔19米,南面海中有双礁对峙,俗称龙门礁。夯土建筑基址平面呈曲尺形,南北长50米,东西宽45米。主体建筑在东、南临海一侧,从残存的空心砖踏步、自然石柱础、长方形夯土台基等分析,应为高台建筑基址。北侧相连的附属建筑,经发掘,东西分为5个单元,每个单元分出若干小间,4个间内置有瓦圈式的井窑。
    遗址现存建筑遗迹可分为三组。第一组由南端的两座大型建筑基址及二者中间的院落组成。第二组由中部的一排呈东西向的院落、房址及廊道组成。该组建筑结构复杂,以中间廊道为界,又可分为东、西两区。东区由3个院落、1个房址和1条廊道组成。西区分为3个形制相同的建筑单元。每单元内有2座房址、3个院落。第三组由位于北部的院落组成。
    遗址所出的遗物均为建筑构件,有板瓦、筒瓦、瓦当、空心砖踏步、井圈等。除未见夔纹大瓦当外,其它建筑构件与石碑地遗址秦代建筑出土者完全相同。黑山头遗址所揭露的各个建筑遗迹之间没有叠压打破的现象,亦没有发现后来修补的痕迹,整个建筑布局整齐规整,出土遗物的特征较为一致,应该是一处营建之前经过精心设计一次性完成的大型建筑群体。从其设计理念、建筑布局、技法以及建筑材料来看,与石碑地遗址秦代遗存具有明显的同一性,因此可断定该遗址与石碑地秦代遗存同属一时代,当属秦行宫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