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之窗 >> 部门动态

县委宣传部组织编撰《绥中历史文化丛书》

更新日期:2017-02-13 浏览次数:852 出处:管理员 作者:

编者按:
    《绥中历史文化丛书》于2016年11月与广大读者见面了。这是县委宣传部组织县内文化骨干历时三年时间精心编制的全面反映绥中政治经济、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的大型综合工具书,是绥中县文化史上第一部具有“通史”意义的历史人文典籍。本报从即日起,将对这套丛书相关内容进行刊发,以进一步展示绥中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和自然风光,不断提升绥中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激发全县人民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热情,为建设实力绥中、活力绥中、智力绥中、魅力绥中营造浓厚的舆论氛围。
 
    史前文化
    根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数据统计,绥中地区有史前文化遗址3处,均为新石器时代遗址,其遗迹、遗物均符合红山文化的特点。
    红山文化是一种距今五、六千年间在燕山以北、大凌河与西辽河上游流域活动的部落集团创造的农业文化类型。从广义上来说,东北三省,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及河北省部分地区都有红山文化的踪影。它北至西拉木伦河,东达下辽河,南到渤海湾,西抵燕山山脉南麓。从地域上看,绥中地区当时是属于红山文化范畴的。
    红山文化的居民主要从事农业,还饲养猪、牛、羊等家畜,兼事渔猎,细石器工具发达,还有磨制和打制的双孔石刀、石耜、有肩石锄、石磨盘、石磨棒和石镞等。陶器以压印和篦点的之字形纹和彩陶为特色,种类有罐、盆、瓮、无底筒形器等,彩陶多饰涡纹、三角纹、鳞形纹和平行线纹,并已出现结构进步的双火膛连室陶窑。玉雕工艺水平较高,玉器有猪龙形缶、玉龟、玉鸟、兽形玉、勾云形玉佩、箍形器、棒形玉等。
破台子新石器遗址
     破台子遗址位于绥中县大台山果树农场北部山坡上,西靠丘陵高地,东连近海平原。其遗址范围大,平坦开阔,地势较高,海拔159米,距县城10公里。现在遗址四周均为果树,多年的垦耕使遗址遭到严重破坏,散布地表的陶片、石器比较丰富。遗物集中的区域约有10000余平方米,因地处山丘,水土流失,现在的地表就是原来的文化层。果树空隙地带,还能找到保存较好的原生地层。从断面观察,文化层只有一层,0.5米以下即为花岗岩层,综合判断,这是一处新石器时代的典型遗址。文物工作者数次进行调查研究,并采集了丰富的遗物,调查采集的遗物有:
    ■  石器:
    亚腰石锄3件,均系安山岩打制。弧刃、亚腰,形体笨重,工艺粗糙。两件形制规整完好,制成亚腰,柄端薄、中间厚,尖端刃部有明显使用痕迹;另一件残损。
    磨制石斧10件,原料由粉砂岩、米黄色河砾石制成,形体扁平长方,有圆肩、斜肩,横断面为椭圆形。体身厚重,有些石斧身上保留着石皮,型号不一,多数石斧的刃部有使用痕迹。
    石刀1件,石料为黑灰色页岩,器身厚重,刚打琢出雏形,尚未开刃和钻孔。
    石网坠1件,由残石斧加工而成,中间从两面各打一缺口。
    石磨棒2件,皆残,均系米黄色砂岩磨制,横断面呈不规则椭圆形,磨面较平,背面稍鼓,有明显使用痕迹。
    打制石器1件,器身鼓,两面打击剥琢,一面有刃,石料是黑灰色安山岩,形式笨重,没有使用痕迹。
    ■  陶器:
    遗址中找不到完整的陶器,采集的陶片也是破碎的。其表现特征与纹饰如下:
    器物口沿。①圆唇,口沿微外侈。口沿下施压印网格纹,夹粗砂,外表黄色,内壁黑褐色。②方唇,直壁。口沿之下施两组弦纹,一组4道,一组3道。再下有整齐的麦粒状凹点纹。器表黄褐色,内壁黑色。③直筒器口沿,方唇,直壁,施横向压印之字纹,器表黄褐色,内壁黑色。
    器物底部。①大型器物之底,平底中心部位稍厚,从断面看是双层,夹粗砂。器表黄褐色,里壁黑色。底径12厘米,残高3.5厘米,厚1.2-2厘米。②平底斜壁,外黄里黑,有薄烟痕,底径5.3厘米。③平底直壁,陶质含砂量大,器底附着厚烟痕,疑为是煮食器。
    陶片纹饰:篦点水波纹,折线篦点纹,菱形网纹,之字纹,压印雁行纹,火柴式划纹,平行划纹,刻划交叉纹,之字纹与刻划交叉纹。
    破台子遗址出土的生产工具,都以打制石锄、舌尖状石斧为主,其次是磨谷器、石刀、石球、石网坠,这些工具大多用于农业生产。因此,破台子遗址文化的经济结构,是以农业经济为主,兼有采集和渔猎的成分。陶片含砂量大、胎厚、火候低,质地疏松,外黄里黑,说明烧窑技术原始;器物类型单纯,直筒器占主流,除少量深腹钵、罐外,不见其它器物。这些情况和红山相比对照,破台子遗址不见富有红山文化特征的大型石器和艺术价值颇高的彩陶器群,没有制作精致的细石器。两者相同的一面是:陶器中都以直筒器为主,陶纹均施弧线纹、压印刻划纹、之字纹。生产工具都有磨谷器、舌尖肩平石斧。不难看出,破台子遗址比红山文化不含彩陶的遗址要偏早,对红山文化有一定影响。
    红山文化的典型纹饰——“之”字陶纹,是一种连续折孤线编织纹,也有人称之为孤线纹或篦纹,或者因各地施纹方法与纹饰风格的某些变化,而称之为连续折弧线纹、N字纹、篦纹、篦点纹等等。这种陶纹,在东北地区的传播、分布极广。葫芦岛砂锅屯、朝阳烧锅营子、丹东东沟等地多有遗存。不仅空间分布广泛,时间上延续也相当漫长。“之”字纹不是东北地区独有,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有发现。这一事实,极有力地说明东北与内地文化的一致性。
    从已经掌握的材料看,破台子遗址的出土文物与内蒙古敖汉旗兴隆洼遗址,以及凌海市山神庙遗址的出土文物有很多相近之处。兴隆洼房址的木炭,经碳-14测定为公元前5290±95年,距今达7000余年,破台子遗址年代也相当于这个时段。
龙王山新石器遗址
    龙王山新石器遗址距绥中县城4公里,位于高台镇腰古城寨村之南,六股河与王宝河交汇处之北的龙王山顶部。遗址坐北向南,山坡平缓,两面临水,适合人类在此繁衍生息。
    该遗址呈方形,面积约10000平方米,文化层厚度在0.5-1米之间,土质为黑壤土,较为疏松,文化内涵较为丰富。在漫长的岁月变迁中,由于人类长期从事农耕活动,使相当一部分遗存散露于地表之上。
    在对遗址的进一步调查中,考古工作者采集到的遗物有石器和陶器两种(多已残破)。其中石器有石斧、刮削器、砍砸器等类型。石斧通体磨光,剖面或呈扁圆,或略呈长方,肩有圆有方,刃有弧形和斜形两种,一般较为锋利。新石器时代的主要标志即为磨制石器。龙王山遗址采集到的石器均采用磨制和钻孔的技术形式,形制整齐对称。其中,带孔石斧则显示出其工艺更为先进,说明当时人类通过长期实践得出装上把柄的石斧要比单纯手握石斧操作更容易,更能够提高生产力,彰显了人类智慧的进步。
    龙王山遗址还采集到多种陶器,可辨器形有鬲、罐、网坠等,表面多施以绳纹,质地较为疏松,多为夹砂红陶、夹砂褐陶、夹砂灰陶等,亦有少量彩陶。
    龙王山新石器遗址的发现,证明早在五六千年前,绥中的先民就开始从事农业兼渔猎的生活,创造出与黄河流域并驾齐驱的文明成果,这对于研究东北地区新石器文化的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历史价值和科学价值。